投資機構偏愛教育“獨角獸”,賭勝算還是賭賠率?
2020-10-10 17:18 教育獨角獸 投資

投資機構偏愛教育“獨角獸”,賭勝算還是賭賠率?

作者|艾利芬特  來源|黑板洞察(ID:heibandongcha)

前不久,據媒體透露K12在線教育品牌掌門教育獲新一輪超4億美元融資,投資方為軟銀愿景基金、元生資本、加拿大養老基金投資公司、世界銀行旗下國際金融公司和CMC資本等。消息一出,再次激起了資本市場對教育領域的關注,掌門教育對此消息表示不予置評。倘若消息屬實,這將是2020年教育行業,繼猿輔導、作業幫之后,第三家獲得大額融資的在線教育企業了。

疫情影響下,教育行業線下停擺,受到了不小沖擊,2020年上半年大部分月份融資成績都不如去年同期。如此“重創下”教育投融資行業是否真的發生了巨大改變?

01理性下的資本市場,頭部企業競爭壓力陡增

回顧過去5年的教育行業投融資事件數,教育行業在經歷了16年的投融資高峰之后,截止2019年,行業融資事件數明顯呈一個下降趨勢。甚至2019年僅僅發生了332期融資事件,對比去年同期降幅已經迫近50%大關,達到了47%。融資事件的減少已經連續發生三年,與前一年相比,18年下降21%,17年下降10%。投資的浪潮逐漸退卻,資本市場回歸理性,行業賽道也迎來寒冬。僵局之下如何沖破凍土成為了教育行業最大的課題。

基于今年上半年的融資規模推測,可能2020年會創下近五年來教育行業融資事件數量的新低。2015~2016年教育行業投融資事件數增長率近乎瘋狂,與現如今的行業狀況形成鮮明對比,不禁令人唏噓。其背后一方面是資本市場的疲軟與理性,另一方面也是賽道頭部企業市場競爭壓力陡增的結果。

2020年上半年教育行業共發生了113起投融資事件,除去未披露的金額部分,共計總額176.575億元。相比2019年上半年167起數額,融資事件數量縮水了32.34%,但融資總金額卻高出47.38%,2020年教育融資上半場靠頭部高額融資撐起。

02投資機構偏愛“獨角獸”,賭勝算還是賭賠率?

投資大師彼得林奇曾說過,投資不過是一種想方設法提高勝算的賭博,就像梭哈撲克牌游戲。對于投資機構而言,投資的方式也有兩種:1)早期投資——賭賠率。2)中后期投資——賭勝算。

根據資料顯示,2014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突破了千億元,截止至2017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增長至突破2000億元,達到了2089.1億元。而達成這一目標僅用了三年的時間。資本在這其中成為了不可或缺的力量,加速了整個教育行業的發展速度。而在這個過程中,眾多的商業模式、需求、團隊都被驗證過了,大浪淘沙之后,連投資機構也未能幸免,留在牌桌上的企業碩果僅存。百倍回報的機會越來越少,所以投資機構更愿意去投資中后期的企業,偏愛巨頭“獨角獸”,期望能夠有幾倍的回報。所謂“靠譜”的項目越來越少,整個資本市場開始從早期項目向著中后期的項目遷移,從“賭賠率”轉變為“賭勝算”。

2020年上半年與2019年同期相比,融資體量趨勢基本一致。數千萬元左右融資量的企業占比最多,達到33.04%。億元以上的企業融資占比最少,共23家占比20.54%。在融資數量縮水32.34%的情況下,上億元融資數量反超上年同期,融資總額達157.66億元人民幣,占上半年全部融資的89.29%。資本向頭部企業大幅度傾斜。比如我們在今年如此不平凡的一年中,依然看到了許多亮眼的融資戰績:今年1月大米網校完成A輪8000萬美元融資,2月凱叔講故事完成C+輪6600萬美元融資,3月猿輔導完成G輪10億美金融資,6月作業幫完成E輪7.5億美元融資,9月掌門教育完成新一輪超4億美元融資等等。隨著各地有序實施復課復學,從投資機構的角度來看,疫情過后能夠穩定快速發展的企業,是經歷過考驗的優秀的教育機構。而這時也是投資機構積極布局的最佳時機。

03資本布局與賽道封閉

在分析了近幾年的教育行業投融資數據之后,一方面我們看到了越來越多的資本聚集傾斜給了頭部的企業,而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了教育行業中具備發展潛力的賽道都逐漸封閉起來,身位靠后的企業對于融資幾乎再無可能。不論是K12學科類輔導、少兒英語培訓,甚至對于素質教育中剛出現沒幾年的少兒編程、數理思維都呈現出了賽道封閉的態勢,各個細分領域鮮有新銳企業曝出融資消息。

賽道中企業所占用的市場規模,成為了資本決策的核心關鍵,部分賽道在封閉之后開始諸侯紛爭,而有的賽道頭部的體量已經在賽道中占有絕對優勢。規模成為了封閉賽道的絕對門檻,在相同的商業模式和產品形態基礎上,資本將不再給予新興企業在已經相對成熟的賽道中試錯的機會。

以在線1對1賽道為例,我們統計了22家在線1對1教育公司的融資歷程后發現,從2016年到2019年,融資事件逐年減少,多家教育公司在線1對1業務出現了停滯,學霸1對1和理優1對1分別在2018年10月和11月宣布停止運營。然而在部分企業退出賽道的同時,少數頭部企業的成績表現仍舊亮眼。在所謂的“資本寒冬”時期,數據不降反升,發展平穩。更多的投資資金開始集中于頭部項目,留給小新企業的市場近乎微渺,兩極分化趨勢明顯。

頭部企業經過多年發展,資金量充足,能夠最大程度降低成本,投入大量時間和精力來進行教師團隊和教學產品的打磨,建立壁壘贏得投資人的看好。小新企業由于沒有前端的流量鋪墊和后端的服務夯實,靠自己很難跑到最后。

占據絕對市場體量之后,馬太效應會進一步加劇。在近期披露行業信息中,我們看到了一組數據:今年4月報道顯示,掌門1對1付費學員人數上漲約300%,已累積注冊用戶4000萬,單月課耗超過5億。這一數據也給了學科1對1在線輔導賽道一針強心劑。在這種格局之下,我們能夠遇見在線教育的下半場的競爭。

1、精細化運營,延長用戶生命周期。K12是一個長遠生意,且教培模型更為復雜,企業最重要的是把控課程體驗和學習效果,用續費、擴科和轉化來延長用戶的生命周期,延伸“第一次獲客”的價值。同時其培訓目標與中高考掛鉤,不同省份、地區的考卷不同,大綱的重難點有偏差,難以標準化,比拼的是更完善的教研體系和教育質量。梳理掌門的戰略能夠發現,掌門1對1沒有選擇簡單粗暴的價格戰,燒錢圈地,而是提出“口碑爆發再推廣”戰略,一方面對教學、教研、科技、服務、管理等多個環節進行優化,另一方面在三四五線城市持續挖掘增量市場,在多個城市建設區域特色教學中心,培養核心用戶主打口碑傳播,逐漸輻射更多的用戶,通過產品下沉持續挖掘市場需求,形成良性循環,有效穩固頭部地位。

2、多元化布局,優化業務模型。小班課的成本結構更為優化,分攤了老師的資源,能下沉到更多的地區。掌門1對1推出掌門少兒子品牌,面向4-10歲孩子做學科思維訓練提升,采用在線小班課堂的形式,而掌門前后端的資源共享也為掌門少兒的快速成長培育了有利的土壤。

在線1對1和大班課不同,大班課是內容驅動,只要有好教研、好老師,就能獲得用戶的選擇,而在線1對1是平臺驅動,只有頭部企業最完善的平臺架構、平臺內容,才能讓用戶選擇。所以,當頭部企業占據了最好的資源漸漸發展起來,之后的企業就很難再有發展的空間。對比其他的細分賽道,同樣發生著巨大的變化。

結語

資本的加持一定程度上能夠加快教育行業的發展,但我們都知道教育是一項長期而細致的工程。要在賽道中長久發展,精耕細作,修煉內功才是最主要的趨勢。外部優質資源能夠推動教育公司正向發展,但用戶的認可才是持續發展的核心保障。技術變革造就了教育行業的系統化和機構化,除了帶來體量的擴大,還帶來了更好的服務和效果,以及公司運營的正規化,反過來帶給消費者的是更多的安心和安全。

疫情給在線教育機構的帶來沖擊的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越來越規范的要求將促進著整個行業正向發展。政策趨嚴,各個賽道將逐步規范化、體系化,教育行業也將在“市場調節”與“政策管制”的平衡下,進入快速奔跑的合規運行時代。

資本要做的僅僅是“找到最好的公司,做時間的朋友”。

黑板洞察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