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從10萬到1500億,他可能是中國山寨老板轉型最成功的人
2020-10-10 17:03 聞泰科技

15年從10萬到1500億,他可能是中國山寨老板轉型最成功的人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作者:黃珊

2005年,30歲的張學政,拿著10萬元資金,開了家和山寨廠并無二致的手機主板工坊。

今天,他創立的聞泰科技,已成為市值千億的行業巨頭之一。

01 業界“神話”

十幾年前,功能機“霸主”諾基亞,穩坐在全球手機產業的“鐵王座”之上。

當時,隨便一塊手機主板就能賺100多元。這讓一畢業就進入手機產業,并先后在意法半導體、中興、深圳先盛任職的張學政,嗅到了新的商機。

在三十而立之年,他以10萬元白手起家,率領一支小團隊,成立了聞泰。

業界曾流傳這樣一句話,“中興出將帥,華為出兵將”。從中國電子行業“黃埔軍校”走出的張學政,點燃了“將帥”中的“第一把火”,他在錯綜復雜的手機產業鏈中,為聞泰精準定點,切入了主板方案設計(IDH)這個細分領域。

彼時,聞泰已經不是第一批入局者了。背靠國際手機廠稱霸的“大局勢”,韓國和中國臺灣企業早已在此領域布局發展。但張學政還是通過性價比,為企業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2006年2月,揣著聞泰自主研發的首款手機主板產品W100,張學政與幾名銷售員奔赴深圳。每天早8點,他們挨家挨戶拜訪客戶,一遍遍將主板結構圖、ID設計等演示給客戶觀看,最終吸引到2家集成商代售其主板。

一個月后,一款采用了W100主板的產品在手機市場脫穎而出,當月銷量突破20萬臺,打破了當時國內單款手機的月銷紀錄。后來,整個W100主板出貨量達到1800萬臺,創造出手機業界的神話。

從此,聞泰在業界聲名大振。

2006年前后,借助成本優勢和國內市場的爆發,國產手機異軍突起,手機設計行業隨之風起云涌。聞泰迅速趕上了這趟飛車,并以高峰時一天能接十幾個訂單的速度,發展成為中國最大的方案設計公司之一。

但張學政并沒有滿足于此,他還希望用新的技術去引領需求的進化。其中一個代表性的成果就是,和展訊聯合開發出單芯片雙卡雙待主板。

他注意到,市面上的雙卡雙待手機,大多采用雙芯片,外形難免過于敦厚。于是,聞泰與展訊共同探索,推出單芯片雙卡雙待新主板,一經推出,在市場上大受歡迎。

如今再回憶起那段時光,張學政形容為“那是一個畫張圖就能接單的好時代”。

但“好時代”之下,聞泰與當時涌現的主板廠商一樣面臨著可持續性的巨大挑戰。

實際上,主板設計門檻較低,從成熟的手機廠商里拉出十幾個人就能做。在功能機大行其道時,主板方案設計廠商更是一度接近500家,大多數玩家都是靠低價策略左右逢源,看似借大勢站穩腳跟,卻難以掙脫與山寨機糾纏的命運。

而且,好時代終將過去。

2007年,蘋果推出iPhone,為功能機敲響了喪鐘。

02 ODM之王

對于從功能機時代成長起來的主板方案設計(IDH)廠商來說,轉型的動力更主要來自“危”而不是“機”。

過度競爭,加上芯片制造的集成度越來越高,手機設計公司的角色愈發微不足道,2007年前后,其平均利潤率從早期的70%爆降到15%。

這樣的形勢下,聞泰該往何處去?

一個行業痛點,給聞泰帶來了新機遇。

作為手機方案設計商,聞泰處在產業鏈中間:上接IC原廠,在其芯片基礎上做開發;下連整機企業,負責向其交貨。

但當時在業內,手機方案設計時有被制造商偷工減料的問題,最終導致成品不如聞泰和整機企業的預期。

這讓業界為之苦惱,更推動了張學政從更高層面去創新,進而也有了聞泰的一次脫胎換骨的變化:由IDH轉型為集手機設計、制造于一體的ODM。這樣,聞泰不但能夠幫客戶設計手機,還能向供應鏈各環節采購零部件、嚴把質量關,幫客戶生產組裝出符合設計預期的手機。

2008年,張學政在嘉興南湖點燃“第二把火”,開啟建設累計投資達8000萬美元的聞泰手機工廠。

工廠創立之初,張學政就篤定:既然要做,就絕不做技術含量低、勞動密集型的加工廠,一定要做科技密集型的智能工廠。

一次張學政在國外出差,一位外國朋友如此評價中國制造:“價格very good,品質very very bad。”這種評價,讓張學政深感心痛。聞泰轉型ODM,就是要瞄準高品質,成為全球領先的手機ODM工廠。

為達成這個宏偉的目標,聞泰將全公司的資源向生產基地傾斜。2013年,12棟廠房在嘉興南湖拔地而起,囊括了手機主板、整機、配件三大事業部,員工過萬。

但關鍵問題是,ODM第一單從哪來?

恰在此時,互聯網手機的新貴小米登場,并貢獻了聞泰轉型的劃時代訂單——“紅米”。從主板設計到生產的生命周期,“紅米”全由聞泰操刀;這樣,小米把主要精力放在產品營銷和渠道即可。

期間,張學政親自抓了從手機設計到生產的每道關卡,并破天荒地首次把智能手機的價格不但拉到千元以下,而且定為799元。

這使得“紅米”一經推出,迅速成為現象級產品遭遇哄搶,不但市場上一機難求,有“黃牛”甚至把價格炒到1000元以上。

2013年,“紅米”出貨量直接破億,聞泰一舉成為全球最大手機ODM廠商之一。

之后,嘉興工廠產能飛躍,從2012年每月60萬臺的產能,到2014年10月攀升到180萬臺。

到2016年,聞泰通信類收入已達126.52億。除了蘋果之外,華為、聯想、魅族等幾乎所有手機品牌都是聞泰的客戶。很長一段時間內,千元以下機型之爭,都可視為聞泰的左右互搏。

2015年,聞泰在資本土壤中的生根發芽:通過借殼中茵股份,成功登陸上交所,奠定了聞泰手機ODM第一股的地位。

十幾年間,就從賣主板的小作坊躍升為世界性代工廠,有人認為,這家公司走得實在太快了。但張學政并不這么認為:“我覺得企業發展得還不夠快。慢就沒問題了嗎?速度不是問題,關鍵是方向。”

而且,他話音剛落,就再次放眼長遠,搞出大動作:收購荷蘭安世半導體(Nexperia),帶領聞泰往護城河極高的半導體行業延伸。

▲數據來源:Wind及全球半導體貿易協會(WSTS)

03 “蛇吞象”式豪賭

張學政的規劃中,聞泰必須將創新的一側放在系統集成層面,一側聚焦在核心競品,有多核心呢?“這個競品越高端越好,門檻越高越好,越能補助中國手機產業鏈的短板越好”。

被聞泰所看中的安世半導體,正是這樣的存在。

▲2019年,安世集團競爭對手的業績情況

數據來源:Capital IQ

在眾多細分領域,荷蘭的安世半導體都是不折不扣的龍頭。在分立器件、邏輯器件、MOSFET器件三大類別上,安世半導體的市占率高居全球前三。其中,分立器件全球第一,邏輯芯片和MOSFET功率器件全球第二。

2018年,安世半導體實現營收104.31億,凈利潤16.2億,是不折不扣的“賺錢機器”。

這么好的企業,之所以要賣,只因2016年高通啟動了對安世母公司恩智浦的一場大并購,為通過反壟斷審查,恩智浦不得不忍痛剝離安世半導體。

于是在2017年2月,以建廣資產為GP、合肥芯屏為主要LP的中國產業資本,悄然拿下了78.39%的股權。

安世的技術和產品,不但是聞泰欠缺的,更是面向5G和智能汽車產業未來的;安世的主要股權,又主要在中國人手里,并在2018年4月發公告公開轉讓,惹來了一眾上市公司競標哄搶。

張學政是其中最堅決、最敢于放手一搏的。

但2018年,聞泰的凈利潤只有6101萬,不到安世的1/26。要實現對這個估值300多億龐然大物的并購,幾乎不可能。

為實現這場驚心動魄的“蛇吞象”,張學政在資本上的騰挪閃轉堪稱絕妙。

第一步,在股權競標中先聲奪人。2018年4月,經過200輪慘烈競標,聞泰組成的產業聯合體,以114.35億的高價先行拿下了安世33.66%的股權。這其中,聞泰聯合體動用了借款、質押、引入投資者等多種方式來募集資金。

第二步,通過對境內外相關基金的股權收購,進一步獲得安世74.46%的股權,實現控股。

第三步,也是最關鍵的一步,即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完成對相關出資人的股權收購。期間,聞泰4次瘋狂增發新股,募資金額高達216.5億。

最重要的是,在這場持續兩年的并購中,聞泰股價從最低17.56元暴漲到最高171.73元。投資人對并購的巨額借款、注資,大量置換為聞泰的股票,又伴隨股價一輪接一輪暴漲,獲得了驚人的回報,惹得注資助力并購者不斷涌入。

以最近一次增發為例,2020年7月28日,聞泰發公告宣布57.54億的定增超額完成,不但吸引了易方達、華夏、博時等大型公募基金,還有葛衛東、高毅等明星私募,更包括瑞銀、瑞信、摩根大通等知名投行,堪稱明星云集。

在股票暴漲的狂浪中,聞泰已實現對安世98.23%的股權控制。

而為撬動這場300多億大并購,聞泰僅在最初支付了17.05億現金,但卻通過聯合格力電器、云南城投、國聯集成電路等產業資本參與,獲得瑞銀、瑞信、摩根大通等國際投行助力,展開各種資本騰挪術,成功實現“蛇吞象”。

由此,聞泰的市值也從借殼時不到40億到沖上2100億的最高點,一舉成為國內的半導體龍頭。

公司業績也因此飛升:2020年上半年,聞泰實現營收241.18億,同比增長110.93%;凈利潤17億,同比增長767.19%;扣非凈利潤14.42億,同比增長941.05%。

而聞泰業績大幅增長的半年報,便是已按照74.46%的持股比例,將安世半導體的業績注入其中。

9月4日,聞泰科技再發公告:將完成對安世半導體最后1.77%股權的收購。如果一切順利,聞泰將實現對安世100%的股權控制。

當然,這場超級收購也給聞泰帶來前所未有的財務壓力。

從發起并購開始,聞泰的總負債就從2018年3月底的75.84億,飆升到2020年6月底的343.69億;商譽更是達到226.97億。而聞泰的凈資產只有228.21億,遠低于負債。

但聞泰的價值,或許不能僅從財報數字上來判斷了。

完成這場并購后,聞泰成為中國唯一的世界級IDM(整合元件制造商)半導體公司、車規級汽車半導體公司、最大的模擬電路半導體公司。而安世主營的汽車半導體,要求更高、標準更嚴;僅在美國通過認證都需要15年,極具行業門檻。

在張學政看來,伴隨5G商用、萬物互聯和智能汽車時代的到來,安世將成為聞泰的一張王牌,在智能汽車、智能硬件、智慧城市等領域,具備硬核實力和增長潛力。

目前,中國的汽車半導體產業還只能用收購,來縮短產業周期;未來,一定會以此為基礎,填補在高端半導體領域的技術空白。

特別是在中國遭遇半導體技術圍堵的當下,聞泰的這個險冒得極具意義,安世的并購可謂超值。與之對應,自收購以來,聞泰的市值也一直維持在高位,至今日(10月9日),依然收在1500億人民幣上方。

而屢屢豪賭卻總能押中未來的張學政,對這些早就習以為常。他說:“人生就是一個接一個的馬拉松,當你堅持下來,那些看起來不可能的事情也就完成了。”

參考資料

1、《舉債的“大胃王”聞泰科技,“多變”的張學政》《華夏時報》林堅、陳鋒

2、《無條件過會!1200億芯片巨頭聞泰科技就是一部“借殼+并購”大戲》高禾投資研究中心

3、《A股最勵志半導體公司!17億撬動379億并購,市值暴漲50倍,中興“打工仔”如何逆襲成掌門人?》《新財富》程華秋子

4、《手機大戰幕后的隱形冠軍》《財新周刊》2016年第29期,覃敏

5、《聞泰科技張學政談并購安世:百億是開始雙千億不遠了》《上海證券報》李興彩

6、《2017年手機原始設計商市場研究》賽諾市場

7、《高朋滿座話未來 | 聞泰科技董事長張學政訪談》Qualcomm中國

8、華娛衛視《CEO實話實干》聞泰集團董事長 張學政(五)

9、《張學政:把中國做成世界通信產業強國》中小企業管理與科技(中旬刊)

10、《聚焦“中國制造 2025”,全球手機品牌為何獨寵中國ODM?》國際電子商情,李堅

華商韜略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