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期食品的隱秘角落:依云水5毛一瓶,進口餅干10元3包
2020-10-10 16:11 依云 新消費

臨期食品的隱秘角落:依云水5毛一瓶,進口餅干10元3包

來源丨界面新聞(ID:wowjiemian) 記者 | 馬越 編輯 | 牙韓翔

在豆瓣、知乎等各大論壇“如何才能省錢”的主題討論下,有不少網友分享了購買便宜食品的經驗——在各大超市的打折區域、拼多多和淘寶隱秘的食品店鋪、甚至專門的進口食品折扣門店尋找臨期食品。

0.5元一瓶的依云水、2.8元一盒的好麗友派、45元一箱的安慕希酸奶、10元3包的意大利進口餅干……這類產品大多以折扣的名頭促銷,因為還沒過期所有可以銷售食用,而消費者又可以低價“撿漏”。

界面新聞記者走訪位于北京西單商圈的一家進口食品折扣店,琳瑯滿目的商品包括酒類、飲料、礦泉水、零食等等。擺在門口貨架上醒目位置20元5盒的餅干,距離保質期已不足一個星期。

北京西單商圈的一家進口食品折扣店。(圖片拍攝:馬越)

北京西單商圈的一家進口食品折扣店。(圖片拍攝:馬越)

關于“臨期食品”的標準,目前并沒有明確的國家規定。

原北京市工商局在2012年發布過“食品保質期臨界”的6級標準:標注保質期1年或更長的,臨界期為到期前45天,比如罐頭、糖果、餅干等;標注保質期6個月-不足1年的,臨界期為到期前20天,比如方便面、無菌包裝的牛奶果汁等;標注保質期90天到不足半年的,臨界期為到期前15天,比如真空包裝并冷藏的熟食、速食品等;標注保質期30天到不足90天的,臨界期為到期前10天,比如滅菌包裝的肉食品、鮮雞蛋等;標注保質期16天不足30天的,臨界期為到期前5天,比如酸奶;標注保質期少于15天的,臨界期為到期前1-4天,比如牛奶、未滅菌熟食等。

臨期食品之所以會巨量出現,和龐大的食品生產體系相關。

食品從制造到被人們吃掉,一般會經過品牌商(或者進口商)、經銷商、零售商等多個流通環節。而臨期食品有可能出現在不同環節。

最簡單直接的是零售渠道賣不出去,一旦過期,只能直接丟棄銷毀?!妒称钒踩ā访髁罱钩鍪圻^期食品,過期食品的歸宿往往是制作動物飼料,要么只能淪為垃圾堆肥或者焚燒。

根據聯合國糧農署的數據,全球每年約有13億噸的食物被丟棄,約占全年生產量的三分之一,成本高達2.5萬億。

另一部分臨期食品來自于食品運輸和批發過程中。在這些過程中,也有可能出現快過期的臨期、包裝破損等等情況。

淘寶店鋪中的臨期食品。

而臨期產品,則形成了一個巨大而隱秘的市場。

謝小鵬是山東濟南一個專門做牛奶的臨期食品經銷商,他在社區超市專門經營一個貨架,同時也拉了微信群售賣。“保質期一般都是剩1-2個月的國產常溫牛奶和酸奶,比市場價便宜15-20元左右。”他告訴界面新聞,“低溫奶不做,是因為運輸和儲存都麻煩,保質期更短,時效是個大問題。”

預包裝的臨期食品來路復雜,它們一部分來自于大型商超與電商向經銷商的退貨,也有門店倒閉清倉回籠資金,還有找不到市場的進口食品庫存積壓滯銷等等。

四川成都的臨期食品經營者許勇,他的一大進貨渠道是家樂福、沃爾瑪、盒馬等大型賣場的供貨商。他表示供貨商之所以將臨期食品低價出貨,是因為賣場會把產品日期超過2/3的商品下架,部分商品由于價格或者人群定位等問題滯銷,還有包裝破損的商品。

“進口食品行業的門檻并不高,近幾年進口食品的風吹得很大,很多人盲目沖進來,才發現很多外國產品認知度不高,根本賣不掉。”一位來自青島的食品經銷商告訴界面新聞,由于今年疫情的關系,他手上還有大批進口產品沒有清完貨。

以上種種催生了臨期食品的回收、再出售成為一條完整的產業鏈,大量以地區劃分的QQ、微信群是他們的信息集散中心。

臨期食品的回收價格與所剩保質期時長相關,“通常為市場零售價的1到3折,”謝小鵬告訴界面新聞,臨期食品的囤貨商收購后,倒手賣給臨期食品的經銷商,再賣給消費者,從中賺取差價。他透露稱臨期2個月的某大牌的常溫酸奶,一般拿貨價在40元,而如果可以拿千件以上,價格可以低到20元。

除了在線上線下以折扣的方式賣給消費者,臨期食品還大量流向了餐飲、酒店、網吧等對生產日期不敏感的渠道。

“臨期這行毛利高,我曾經算過賣貨的毛利在70%左右,但是如果除掉損耗、場地、人工、運輸、倉庫這些,能在40%算不錯的,”許勇表示,“因為我們拿的貨保質期普遍在1-6個月,所以出貨慢了會影響倉庫,以及遇到好貨的時候你沒地方放,放到過期還沒賣出去的話也是蠻心疼的。”

在剛入行的時候,許勇跑去各個地方擺攤,通過摸索他發現了臨期食品的精準消費群體——城區里的中老年人和在校大學生。他在大學附近開了一家超市,60%都是正常的商品(柴米油鹽,飲料酒水等),另外40%就是臨期商品。店鋪采取會員制,年費會員88元/年,體驗會員9.9元/月。

許勇這家超市的秘密在于,正貨商品屬于引流商品,運作成本低,毛利控制在10%-15%左右。但是消費者如果購買這里的臨期商品,那么利潤就很高了。比如一盒臨期的咖啡,零售價88元,會員價38元,進貨價8.8元左右就能拿到。

近年來售賣臨期食品的生意,不只是個體經營者在做,還在形成規?;?、連鎖化的商業模式。

比如以“日期越近越便宜”為賣點的電商平臺好食期的母公司在2018年7月獲得阿里巴巴獨家1.1億元C輪融資;臨期食品電商平臺甩甩賣于2019年3月獲得3500萬元戰略投資;線下進口食品折扣店飴食貨倉自2016年開出第一家店以來,也在不斷通過加盟的方式擴張,目前在北京已經有13家店。

但臨期食品的生意要想做大,還面臨重重挑戰。

出于價格體系和渠道控制,大品牌并不會讓低價的臨期產品散布在市場的各個角落,影響品牌的形象。而有些進口食品由于價格不透明、品牌知名度低,也未必能有很好的市場。“進口的牛奶幾乎所有人都不敢嘗試,因為進口牛奶曝光度太低,再加上臨期兩個字,很多消費者不認可。”謝小鵬告訴界面新聞。

盡管有不少消費者會購買臨期食品,但從更大范圍看,消費者對于臨期食品的接受程度還很難說。

一個例子是,很多線上平臺、線下門店都不會顯著標明“臨期”二字,而是用“折扣”“優惠”“會員價”來取代。在一些普通電商平臺,有商家不區分臨期和正期食品,只是將臨期食品打折出售,有消費者收貨后不滿意產生糾紛。

“國家監管部門對于臨期食品的流通還沒有細則,這對于臨期食品處理也提出了很大的挑戰,是否要設立臨期食品公司的準入制、是否要采取審查制都是值得探討的問題。”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告訴界面新聞,“未來在減少食物和餐飲浪費的大環境下,需要形成國家、行業、企業、渠道端以及消費端對臨期食品共同監督的機制。”

界面新聞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