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風車、酒旅地推、共享電單車、在線教育、下沉快遞的十一黃金周之戰
2020-10-10 15:23 順風車 共享電單車 在線教育

順風車、酒旅地推、共享電單車、在線教育、下沉快遞的十一黃金周之戰

來源丨Tech星球(ID:tech618) 文 | 楊業擘 陳橋輝 王琳 周逸斐 周曉奇 李曉蕾

2020年,“五一”黃金周沒能如預期熱鬧后,很多消費者、商家和企業將期待放在了“十一”黃金周。

國慶和中秋雙節合體帶來的8天小長假,激發了消費活力。據中國旅游研究院(文化和旅游部數據中心)測算,八天長假期間,全國共接待國內游客6.37億人次,按可比口徑同比恢復79.0%。這些客流仿佛準備開閘的“消費熱潮”,涌向哪些行業被大家期待。

旅游業迎來了一波久違的復蘇,國內旅游共實現收入4665.6億元。來自支付寶數字生活平臺數據顯示,這個“十一”假期,公共交通出行熱度上漲85%,景區消費大增316%,商場交易額提升近250%,觀影人次增長577%,各行業都迎來了小爆發。

不過,很多沉寂已久的行業,在消費熱潮下能否真正復蘇,還有待觀察。各地、各行業被消費熱潮“浸潤”幾何也值得關注,Tech星球帶來了一線觀察。

順風車假期爆單,乘客的消費習慣卻不在了

嘀嗒即將赴港上市的消息,在國慶假期接近尾聲的時候傳開。

招股書顯示,嘀嗒2019年平臺交易總額(GTV)為110億元,凈利潤達到1.72億元。悶聲發大財的嘀嗒,盈利的關鍵正是靠其市占率達66.5%的順風車業務。而曾經順風車業務市場的霸主,快的(原名滴滴順風車)業務也正在歸來,意圖奪回失去的市場。

8天長假,這個堪比春運的假期,就是各家順風車業務最好的練兵場。

在北京市內跑單的司機,大多還沒有開通順風車,因為滴滴特惠快車和優享都有補貼,跑順風車單并不值當。而在這個堪比春運的假期中,跨城順風車開始火爆起來。

“回家前一天的下午,我才開嘀嗒接單,沒想到十分火爆。”在北京工作的李峰告訴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每年節假日都會自己開車回家,為了經濟效益,他每次回家都接順風車單,沒想到這次自己的車被“搶”了。

據李峰介紹,前幾年,滴滴順風車的乘客最多,基本回家前一天開單就行。后來滴滴順風車下線了,他開始在嘀嗒和哈啰App上接單。相對來說,嘀嗒的人多點。當然價格都差不多,北京到其家內蒙古鄉赤峰都是200元左右,經常跑這條線的黑車價格是150-180元。

兩個平臺乘客都不足夠多,加上價格貴于跑線黑車,李峰每次接單并不會很順利找到乘客。

但這次,有乘客向李峰提到,可不可以(9月)30日下午走,說早走不堵車。李峰并不能提前請假回家,所以拒絕了這位乘客,不過決定提前到30日晚上出發,避免10月1日的交通大堵塞。

“一下午又找到3位順風車乘客,算上我妻子,這次5個人一起回家。”路上聊天中,一位乘客告訴李峰,滴滴順風車已經重新開通了,不過跨城單不能超過200公里。嘀嗒和哈啰則不存在這種限制,這讓部分中長途乘客無法選擇滴滴。

根據滴滴節后公布的數據顯示,滴滴順風車假期期間的跨城訂單總里程達到3821.93萬公里,平均每日里程數比平時提升39.65%。李峰所在的順風車司機交流群中,很多司機也反饋業務比較好。畢竟不急時間情況下,順風車也是很多人在假期出游時的選擇。

種種跡象表明,順風車業務借助這個假期,確實在回暖。但在北京等大城市,順風車業務卻還在谷底。很多司機都沒有開通順風車業務,甚至不少人還不知道滴滴順風車業務“回來了”。

很多乘客也是如此,早已經習慣了沒有順風車的日子。李峰回北京后,打算每天上下班也開通順風車,但他向同事詢問這事的時候,很多同事的第一反應是,“北京開通順風車了嗎?”

像李峰這種跨城順風車業務,還有不少乘客和車主之間,會存在線下結算的現象,以此規避平臺傭金??磥?,爆單的順風車,想要真正回歸還面臨不少困難。

在線教育涌入武漢,“線上黃岡”隱現

疫情后的首個十一黃金周,在線教育成為武漢最值得關注的行業。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的歸鄉旅途中,在武漢的很多公交車站的廣告牌上,都可以看到猿輔導、跟誰學等在線教育品牌的相關廣告。

還有部分網課品牌,例如學而思,借助國慶假期,在武漢開辦了“十一短期班”的課程,覆蓋三到六年級的學生人群。相比于那些“新人”的教育品牌,作為“老人”的巨人教育,在武漢也開展了“十一小灶短訓班”,通過三天的學習時間,提供學生們的上課專注能力。

一位今年從華中師范大學畢業的小李同學告訴Tech星球,在今年年初,由于疫情武漢封城。在這3個月里,自己的學習并沒有完全停止下來,由于線下模式的工作、學習受到限制,所以大家普遍選擇了線上學習,使用飛書、騰訊會議、ZOOM等線上學習工具,在家順利完成了最后一期的學業。小李親戚的孩子也沒閑著,他們在家里借助清北網校等網課App進行學習。

湖北本來就是教育大省,通過這次疫情的考驗,線上教育會成為武漢著重發力的一點,所以小李大學即將畢業之時,選擇進入猿輔導工作,工資能拿到7000元左右,不少師范專業的同學,也看到了教育行業的市場需求,有的去了騰訊教育,還有的去了字節的教育品牌“瓜瓜龍”工作。當然,他們去的都是這些企業在武漢的新公司。

武漢猿輔導校招時的宣傳片截圖

作為武漢互聯網龍頭企業之一的斗魚,響應教育部門有效利用網絡在家學習的號召,聯合斗魚科普、斗魚教育開展線上教育。

字節跳動在線上教育的布局更為激進。據字節跳動的一位員工介紹,他們位于武漢江夏區的一棟大廈內,字節跳動擁有著50層的辦公區域,且旗下的少兒教育品牌瓜瓜龍的辦公位占比較大。瓜瓜龍團隊趁著國慶假期后,會在武漢的各個高校進行校招,爭奪教育人才,同時也會開啟相關的業務宣傳活動。

而很早就扎根在武漢的騰訊教育,在疫情及國慶期間,也在大力推進線上教育,通過向老師以及高效推廣企鵝輔導和騰訊課堂App,幫助學生完成學習,并力求成為常態化。

另外,武漢政府也在大力支持在線教育行業產業化。

據悉,在國慶前夕,武漢光谷對外宣布,出臺在線教育服務高質量發展政策,預計到2025年,培育集聚10家以上在線教育服務龍頭企業(包含上市或獨角獸企業),50家以上年收入超億元的在線教育服務骨干企業,全區在線教育服務產業總收入超1000億元。

目前,光谷共擁有互聯網教育服務企業110余家,涵蓋了學前教育、K12教育、職業教育和語言培訓等各細分領域,51Talk、跟誰學、尚德機構、火花思維、編程貓、掌門一對一等多家頭部企業已相繼宣布,將進一步擴大對光谷的投資力度,值得注意的是,部分企業已將武漢作為了第二總部。

可以想象,背靠86所高校以及眾多在線教育企業的武漢,將利用兩者的優勢互補,加速教育產業的成型,打造成為新的城市名片。

有拼多多的地方就有極兔

2020年,原本已經固化格局的快遞行業,又迎來大變數。

疫情的突襲,讓京東物流首次凸顯了其巨大的優勢與價值,而現在,新的快遞行業的破局者則可能是極兔。

2019年之前,國內快遞行業很少有人注意到這家快遞公司??恐镜鼗呗?,這家成立于2015年的公司,在印尼僅用兩年時間變成了當地物流的龍頭老大,又用了兩年就在東南亞遍地開花。一位極兔速遞員工告訴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極兔在國外的地位就想當于國內的順豐。

2019年,極兔決定登陸國內市場。依托大中小城市直營,鄉鎮加盟的模式迅速覆蓋實現90%+全國覆蓋率,甚至在山西代縣這樣的偏遠小鎮都有了極兔的加盟網點,而這座城市,2011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為14907元,算得上典型的下沉市場。

2020年3月,極兔速遞正式全國起網。一位極兔員工稱:現在對于極兔來說還是起步階段,全國都是重點。目前,公司接所有平臺的訂單,但是阿里系和京東的訂單極兔無法顯示寄件信息,其他平臺都正常。在管理模式上,極兔并沒有明確的KPI要求,只制定業績增量。

極兔的到來,打破了國內物流的格局,他們用補貼來拿下快遞業的最后一公里。一位物流行業人士告訴Tech星球,整個夏天義烏快遞價格都在普漲,算是拱手把市場讓給了極兔。“他們可能期望極兔爆倉,但是極兔扛過來,又成功上了一個層級,還順帶練兵。”

依靠低價和順豐式體驗,在過去的7月,極兔的日均訂單量瘋長,5月初,其全網業務量突破100萬件;7月中旬,極兔速遞全網日單量已穩定在500萬以上;9月,極兔全網日單量已穩定在800萬以上,今年“雙十一”極兔的日均業務量目標將沖擊2500萬單。據Tech星球了解,9月22日,極兔的日單量已經突破1000萬,這幾乎和通達系的訂單量持平。

為了狙擊對手,今年7月和9月,圓通快遞和申通快遞總部先后發出通知,要求全網禁止代理極兔速遞的業務。為了更快地擴張,市場傳出了極兔啟動百億元規模融資的消息。這家與拼多多長期業務合作的企業,悄然在下沉市場崛起。如果極兔融資落實,中國的快遞行業可能也將迎來最大的變數。

電單車“下鄉”,沖擊網約車訂單

2020年以前,哈啰一度占據電單車市場份額的70%以上。但在2020年,滴滴和美團進軍共享電單車市場后,幾家在各地展開激戰,甚至影響自家的網約車業務。

山東省聊城市陽谷縣的滴滴司機張維,和妻子在當地經營一家五金商鋪。當地縣城人口少,生意不是特別繁忙,所以從2016年開始,利用白天業余時間,做滴滴司機增加收入。

一開始,張維只接縣城內部分范圍的快車單,大概每天日均客單量有8、9單,多則一天賺200,少則50。但今年6月份,松果電單車入駐陽谷縣城后,其接單量開始急劇下降,有時一天連一單都沒有。

松果電單車沒“進城”之前,陽谷縣的公共交通方式主要是網約車、出租車和公交車,公交車班次很少,所以居民出行一般都選擇打車或者用自家交通工具。

滴滴起步價比出租車(7元)低2元,所以當時網約車占領縣城市場比較快,不少人也吃了一波紅利。到了6月,新進駐的電單車,讓當地的出行市場有了新變化,電單車開始搶食網約車的市場。

6月27日,幾乎一夜之間,陽谷縣城區的新舊小區門口,幾乎都投放了一排排黃色共享電單車。計費不算高,4公里內2元,超出4公里后,每增加1公里多收0.5元。同樣的出行里程,電單車價格要比網約車便宜將近一半,原本打車5塊錢,騎電單車2塊錢就足夠。加上縣城第一次入駐共享電單車,居民都很喜歡這類新交通工具。

不只網約車接單量驟減,出租車也是如此。附近縣城的一個同行,半夜偷偷把一輛電單車扔到了湖里,第二天就被政府部門調查出來,還在當地媒體通報批評。

據當地媒體報道,松果共享電單車是陽谷縣政府引進的民生工程項目,用來解決居民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難題。但目前僅松果一家電單車入駐。有市民在陽谷縣人民政府官網中的“縣長信箱”建議,“雖然投放了松果共享電單車,但不能完全滿足市民出行需求,希望政府引進多樣化共享單車。”得到的回復是,“不再考慮增加其他共享電單車運營企業”。

如今,陽谷縣從最初投放的480輛,擴展到840輛。最新發布的文件通知,未來政府部門還會根據市場情況適當提供投放數量。不僅如此,從6月到8月,松果電單車在陽谷縣的出行范圍仍不斷擴大,從原來的核心城區已經擴展到周邊十多個鄉鎮。

不僅陽谷縣,聊城市的其他縣級城市——東阿、高唐,在去年1月份就投放了松果電單車,所以現在這兩縣城的電單車市場比陽谷縣成熟。當地居民可以直接到“松果車站”(松果電單車投放車輛的優先選擇點)直接找車。東阿居民表示,他們打開松果出行APP后,可以看到“車站”字樣的黑框圖標(代表“松果車站”),而且也有對應的線下實體站牌。按照這兩個縣城的發展模式,陽谷縣也有可能后期上線這些功能。

美團地推遍布青島景點,OTA線下激戰

“今天的預約人數已經滿了,沒有預約進不去,這邊可以掃碼預約明天的時間”,在青島小魚山公園門口,美團地推人員向游客推薦美團門票的預約通道。

今年十一假期,國內旅游市場全面爆發。據青島文旅局統計,假日期間,全市共接待游客總人數447.58萬人次,實現游客消費46.45億元,監測的93家A級景區,累計接待游客282.73萬人次,達到去年同期近七成。

同時,青島也有眾多免門票的景區與海邊公園,由于可以俯瞰大海與青島老城區,這些地區同樣成為游客聚集地,而門票預訂也一直是各大平臺爭奪的市場。

據Tech星球觀察,此次十一假期,美團在青島各個景區門口都派駐了地推人員,少則兩三人,多則四五人,有些景區門口還放置了易拉寶等宣傳物料。

由于今年出游人數眾多,所以有些景區設置了每日游覽人數限制,但大多數游客并不知道免費景區需要提前預約,導致眾多游客到了景區門口才發現無法進入。

“每天都有很多游客沒預約就來了,到了才發現進不去,只能轉向去別的景點”,一位穿著美團工作服的地推人員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表示。

在游客去往其他景區前,這些美團地推人員會向游客推薦,通過“美團門票”微信小程序提前預約景區門票,大多數游客都會在其指導下完成預約。

據Tech星球了解,每個景區都有對應的預約碼,美團地推人員會將預約碼打印出來,游客只需要通過微信掃一掃就能直接預約后續時間的入場門票,整個預約時間花費不超過一分鐘。

值得注意的是,每個景區入口處張貼的“溫馨提示”,預約渠道只有美團,沒有顯示其他平臺。

青島一處景區門口的提示

顯然,在美團大力投入地推人員的情況下,眾多游客也會在后續出行過程中,通過美團預約其他景點門票,這也為其提高了市場份額。

據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景區門票在線交易量市場,前三大在線預訂平臺門票交易量總份額占比接近九成,美團所占市場份額最高,達到53.27%,攜程+去哪兒市場份額占比23.66%,飛豬占比12.87%。

從2014年,美團酒旅事業部成立,如今已經成為美團重要板塊。今年二季度,由于疫情影響,美團到店、酒店及旅游業務收入45億元,同比下降13.4%。

不過,隨著國內疫情穩定,旅游業全面恢復,美團也在大力搶占市場,而地推人員正是美團業務發展不可忽視的重要因素,OTA平臺的線下新戰事似乎正在燃起。

爆發的黃金周,大西北成新熱門旅游地

如何搶到往返車票,是多數人十一黃金周出行面臨的第一道坎。

為了搶到火車票,陳妍君和朋友們調上鬧鐘,但還是沒能如愿買到車票,和多數人一樣,體驗了一把“放票即候補”。10月7日返程,提前一個月提交候補訂單,直到10月4日下午,臨出發前三天,陳妍君和朋友們的車票才候補成功。

實際上,陳妍君此次旅行的目的地在大西北,這并非此前的熱門旅游地。但在踏上路途的路上才發現,她選擇的敦煌至蘭州的這趟列車,也是鐵路局為應對十一黃金周而特別調動的線路,并非常規路線,但即便加設列車,加設車廂,仍無法滿足爆發的十一出行需求。

到大西北旅游,除了搶車票,部門景點門票的購買也成了“老大難問題”。景區限流加上參觀需求爆發,以敦煌莫高窟為首的門票,成了名副其實的稀奇物。莫高窟門票分A、B兩類,A類票每日限量發售3000張,提前一個月預定,幾乎都在放票當時就被一掃而空。只能不時進入訂票小程序,靠運氣刷余票。在當地開旅行社多年的老板們,也對限購措施無計可施,“我們也是一樣靠運氣搶,不能保證結果”。

復蘇勢頭強勁,對不少旅游景區來說,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驗。

在眾多的旅游線路中,“大西北”各項旅行消費數據都集中爆發。一位從2005年就開始做旅游的司機感嘆稱:“這是我做十多年旅游,來西寧人最多的一次”。西北路線中的網紅打卡地“U型公路”剛剛發生過車禍事件,但仍然不影響大眾對這一景點的熱衷。

“大西北”路線上,酒店民宿價格漲到一年中的最高峰,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在國慶前曾留意到,熱門景點茶卡鹽湖附近的青年旅舍帳篷,價格翻升超過4倍,最高達到255元。絕大多數熱門地酒店價格都不同程度翻升。被稱為“一年只有20天最美秋天”的內蒙古額濟納旗胡楊林,迎來了一年唯一一次的旅行旺季,景區內農場民宿價格翻2-3倍。

此前還有從各地趕至稻城亞丁景區的乘客,因時間不夠前往五色海景點而被勸返的事情發生。全國各地景區在疫情之后,迎來了一次復蘇,而在十一的熱鬧之后,人群蜂擁的大西北就轉入了長達半年的淡季,進入“沉寂期”。

一對從北京辭職前往敦煌開民宿的夫妻檔旅行愛好者,在忙完十一假期后,就將“放冬假”,開啟為期半年的旅居生活。等到明年春天,大西北又將重新復蘇,開啟新一年的熱鬧。

Tech星球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