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造富記:被金主看上的窮小子
2020-10-10 11:30 電競

電競造富記:被金主看上的窮小子

來源:盒飯財經(ID:daxiongfan) 作者:郭小帥

10月3日,KPL(王者榮耀職業聯賽)衛冕冠軍戰隊WB.TS在秋季賽常規賽階段2:3負于老對手DYG,這是一場粉絲們都很期待的比賽,賽前DYG和TS分列積分榜的一二名,而且這兩支戰隊剛剛在世冠賽大戰七場。

賽后TS休息室里,神人低頭擺弄著箱子,暖陽和千世低頭刷手機,阿豆翹著二郎腿吃著葡萄和戰隊的助教Kear聊著天,詩酒額頭上還貼著標志性的衛生紙。不過失利的沉默很快被阿豆的笑聲打破,他們勾肩搭背走出場館,準備迎接下一場比賽。

這個賽季TS戰隊發生了很多改變,他們的東家從以前發不起工資的豚首俱樂部變成了財大氣粗的微博,他們的訓練基地從成都搬到了條件更優渥的上海,暖陽、阿豆等選手的微博粉絲量短短一個月翻了好幾倍。

窮小子被金主爸爸看上,飛上了枝頭,享受著聚光燈和歡呼,這一切的背后,除了自己爭氣,還有資本的裹挾。

1

TS,不止奇跡

NBA總決賽正在進行,詹姆斯率領的湖人隊3:1領先他曾經效力過的熱火隊,手握賽點,所有人都認為“湖人總冠軍”不再是一句口號了。

詹姆斯昔日的隊友湯普森回憶說,“2016年總決賽,騎士1:3落后于勇士隊,詹姆斯給我們每個人發了一條短信‘我知道我們現在1:3落后,但你們其中有誰認為我們贏不了系列賽的話,就別TM給我上飛機!’”后來,結果大家都知道了,騎士隊連下三局,完成了史無前例的總決賽1:3逆轉奪冠。

相比于2016年的騎士和今年的熱火,2020年8月16日晚上的TS戰隊更加窘迫。因為騎士和熱火在賽前都是不被看好的一方,而TS是奪冠大熱;騎士和熱火都是1:3落后,而TS是0:3落后。

我和朋友有幸搶到了北京凱迪拉克中心的王者榮耀世界冠軍決賽的門票,作為TS鐵粉的朋友從進場時的興奮到中場時的失落,情緒溢于言表,并數次提出要提前退場,這不奇怪,甚至有部分頭戴TS戰隊應援物品的粉絲已經開始陸續離場。

相比于失望的粉絲,中場時刻的TS戰隊隊員和教練組成員的心態更加微妙。有人看到工作組的成員開始準備DYG戰隊加冕的慶祝物,畢竟,在KPL全局BP(游戲術語:禁用或選擇)賽制下,從來沒有任何一支隊伍能夠完成讓三追四的逆轉,更何況這是世冠總決賽的舞臺。

好在KPL官方在中場環節邀請了阿云嘎和周深現場獻唱,并且公布王者榮耀代言人易烊千璽、李現等年輕男女的偶像,讓TS有更多的時間調整。

TS休息室內,射手位的詩酒臉色陰沉,很顯然他還沒有從第一局的失誤中走出來,作為四保一(上中野輔選擇保護性的英雄,打團的輸出點全在射手身上)的射手位,在最關鍵的時刻詩酒只身臉探草,被秒殺后局勢逆轉,TS痛失好局,直接被打到0:3。

不止是詩酒,作為隊內野核,KPL史上唯一一個打野位FMVP的暖陽心里想著:0:4輸掉比賽也太難看了吧,賽前大家都看好我們,卻打成這樣,有點接受不了。不過暖陽賽后也說過,“我當時也有念頭,要是能讓三追四,那就封神了!”不過念頭沒持續太久,之后的每一局都是DYG的賽點局,而TS只要輸一局就是萬丈深淵。

臨上場前,TS主教練Kear一把摟住阿豆的脖子,對阿豆說,“上去搞搞氣氛。”Kear很清楚,5個十幾歲的年輕人被人連續痛毆了三局,心態肯定有起伏,而阿豆是隊里最能搞氣氛的,需要有個人站出來讓大家重新享受游戲,享受競技。

活潑搞怪的阿豆意會了教練的意思,上場之后他直接給隊友們獻唱了一首《迪迦奧特曼》主題曲《奇跡再現》,“新的風暴已經出現,怎么能夠停滯不前……鼓起勇氣,堅定向前,奇跡一定會出現”。

反應在賽場上的不止是心態上的變化,從戰術和BP上,TS也不管之后幾局了,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先贏下這一局。第四局TS拿出了東方鏡、盾山和不知火舞三個T0(版本強勢,非ban即選)英雄,成功的吃掉了DYG的馬超體系,拿下艱苦的一分。

避免了被剃光頭的尷尬后,TS隊員們更加放飛自我,在第六局比賽中,DYG為了針對暖陽這個點,BAN(禁用)掉了他英雄池里所有的強勢打野英雄,為了破局,暖陽掏出了久未登場的版本弱勢英雄韓信,現場一陣歡呼。想當年,KPL第一代明星選手夢淚就是拿著一手韓信偷家,打響了名聲。甚至有現場粉絲喊出了“國士無雙”的口號。

粉絲看到高人氣高操作英雄登場定然激動,但從側面看出TS的隊員已經在享受游戲,享受競技了,最終,暖陽的韓信依靠著巨大的經濟差帶領隊伍取得第六局的勝利。3:3!離奇跡只差一步!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巔峰對決賽場上的TS無人能敵,在對方高地上,縱使DYG的兩名選手用肉身保護己方水晶,但TS的一個殘血小兵沖進了水晶,助力TS隊員點爆DYG水晶,4:3!KPL史上第一個讓三追四,TS,不止奇跡!

 TS戰隊捧起王者榮耀世冠總決賽冠軍獎杯 TS戰隊捧起王者榮耀世冠總決賽冠軍獎杯 

2

暖陽,天賦型選手

隨著TS奇跡般的逆轉DYG,TS成功衛冕,并且拿走了總價值1344萬元的冠軍獎金。隊里最年輕的隊員暖陽憑借著強悍的表現再次當選FMVP,成為KPL史上第一位兩連FMVP的打野選手。一時間,風光無二。

這位全世界最賣座手游的第一打野在賽場上兇悍,靈動,殺伐果斷,但在賽場下,他剛過完自己的18歲生日,瘦小且有些害羞。

暖陽來自浙江溫州的一個小商人家庭,父母早年經營油漆生意,對于孩子所鐘愛的游戲和電競行業一無所知。暖陽在五年級時開始接觸dota,并開始研究比賽視頻。在接受WSJ采訪時,暖陽說:“那種賽場的熱血非常打動我,我也好想去打比賽,一開始我就想要成為一個電競職業選手。”

2015年,還在讀初二的暖陽接觸到王者榮耀,“我一開始還在玩 dota,后來同學都在打王者,我就去玩了。有一次和別人1v1,因為不熟悉游戲被暴打,很不服氣,回去練了一個暑假,水平突飛猛進。”

暖陽的職業生涯開始于十四歲的夏天,初中升高中的那個暑假。那一年,暖陽終于說服了一直反對他打游戲的父母,父親驅車七八個小時,將他從溫州送到上海的俱樂部試訓。自此,每個月領著六千元的工資,15歲的暖陽隨著隊伍開始征戰于王者榮耀各種次級職業聯賽。

2019年,中國正在運營的電競俱樂部多達5000余家,電子競技職業選手約10萬人。而在王者榮耀的頂級 KPL 職業聯賽中,能進入最后大名單的一隊選手不足百人。所有的選手都懷揣著電競夢,將短暫的少年時光獻給自己的夢想,但每個人心里都很清楚,每年都有數萬選手被大浪淘沙,暖陽就是其中一顆沙子。

但暖陽想在浪里翻滾得更久,“我以前看到很多dota選手能打到三十幾歲,很羨慕那些可以一直在賽場上的人。我也想這樣,能打多久打多久,打到打不動了為止。”

前輩夢淚雖仍未退役,但版本更迭和年歲的增長,被一直DNP(沒有上場比賽),但夢淚從不放棄,仍然每天訓練,只為追趕曾經的自己。很多人投身電競事業是看到了這個行業的前景,但這些選手,很單純只是熱愛。

比賽場上的暖陽

3

阿豆,搞搞氣氛

阿豆,是衛冕冠軍戰隊TS的輔助選手,承擔戰隊指揮任務的核心和大腦。

輔助位(如今變為游走位)顧名思義,在隊伍的分配中需要幫助隊友,運營,保證核心輸出位選手在游戲中的安全和快速發育。

阿豆場上場下都是最佳輔助。

阿豆的家鄉在安徽安慶,著名的高考工廠毛坦廠中學就在那里?;貞浧鹱约旱耐旰统蔀槁殬I選手前的生活,阿豆并沒有與這樣枯燥刻板的生活聯系。中考六百多分的他也并沒有進入毛坦廠中學。

但后來,阿豆選擇在高一時輟了學。“那時太年輕,很多事都欠考慮。”阿豆在接受WSJ采訪時說起當時的這個決定,說起如何面對生活的迷惘和徘徊,如今顯得有些云淡風輕。

但阿豆的輟學并非為了游戲和電競。和許多當地的年輕人一樣,阿豆去了自家經營的小飯館幫忙,打著零工。閑暇時,他會在網吧打游戲。在電競行業方興未艾的2016年,游戲是很多這樣的年輕人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消遣。

后來,阿豆對父親謊稱出去務工,只身一人來到上海加入俱樂部,成為了一名職業選手。高中年紀的他領著每月1500元的薪水,“上海的外賣……就是那個配送費比較貴吧。我一般中午會把中午和晚上的外賣都點了,或者只吃米飯,這樣可以節省一點。”

職業電競選手不像是外界認為的,“不就是打游戲嘛,”反復而枯燥的練習是對身體和意志力的雙重考驗。阿豆輾轉安徽、上海等地的各種比賽,雖然有輸有贏,“冠軍拿了個遍,能拿的都拿了。”阿豆這樣形容初出茅廬征戰次級聯賽的自己。

阿豆曾經在當年的杭州城市賽中輸給過日后著名的王者榮耀職業選手FLY,而多年以后,他們在KPL的頂級聯賽中再次相遇,只是如今,“五冠王”FLY所處的KPL豪門QGhappy俱樂部王朝不再。

現在,剛滿22歲不久的阿豆已經是這個隊伍中最年長的隊員,雖然輔助位置的生命周期或許會比其他位置的選手更長些,但在時間如黃金一般珍貴但又轉瞬即逝的職業生涯里,阿豆和暖陽的想法不同。

阿豆在接受WSJ采訪時表示,除了希望能在秋季賽再拿一個冠軍外,他有了對普通人生活的期許。“太早就沒讀書了是一個遺憾吧,想讀個書,找個普通的工作。”

阿豆(左)和暖陽舉起夸贊隊友千世的燈牌 

4

Kear,從網吧里走出的冠軍教頭

TS逆轉奪冠雖然是五個隊員在場上操作,但教練的BP運籌帷幄是不可少的,內斂害羞的Kear丟掉Gemini(前QG戰隊總教練)背后的包袱。在奪冠后的領獎臺上,Kear一反往日沉穩的形象,在捧杯前吶喊了一聲“國士無雙!”

Kear 出生在四川南充市,他和身邊的人沒什么不同,學習上一般般,喜歡混跡網吧打游戲,但Kear和其他人漸漸顯示出了差距——游戲水平遠超身邊眾人。

從十六七歲開始,Kear就離開家鄉成為職業選手,至今已有十余年。彼時中國的電競產業并非像現在一樣成熟,日子過得很苦,Kear在輾轉多個游戲和俱樂部后選擇退役。退役后依然沒有放棄自己的夢想,和曾經的隊友Gemini一起加盟QGhappy王者榮耀戰隊,成為了團隊的數據分析師。

“電競是碗青春飯,一旦面臨退役,選手能夠選擇的職業范圍非常狹窄,在最好的年紀和游戲作伴,已經失去了很多普通人的生活和進入社會的機會。”

加入QG后,Kear和Gemini將風暴英雄中“運營”的打法帶入到了王者榮耀的職業賽場。在此之前,王者榮耀的職業聯賽打法更依賴于個人技術和操作、對中立資源的搶奪,戰術配合沒有現在復雜。而如今QG的運營流模式已經深入到每個普通玩家心中,為游戲的變數、操作感、復雜程度帶來了不可估量的變化。

而Kear和Gemini的也為KPL歷史帶來了第一個統治性的王朝,QGhappy在KPL史上拿下五座冠軍獎杯。

但隨著版本的迭代和選手的狀態起伏,Kear的人生走向一個新的階段。QG在2019年遭遇了連敗,主教練Gemini選擇退役,而他的老搭檔Kear則放棄了QG的股份轉會TS,正式開始自己的執教生涯。

“我以前總是站在Gemini 身后,這一次,我要站在大家的前面。”

后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Kear將運營的理念帶進了TS,幫助TS連續兩次站在KPL總冠軍的舞臺中央。

 TS前教練,先助教(身體原因)KearTS前教練,先助教(身體原因)Kear

5

電競,從來就是資本的游戲

8月16日,TS奪冠,所在俱樂部豚首拿走了千萬獎金,按照劇本,兩連冠的TS定會再接再厲,全力拿下下一個冠軍獎杯,建立新的王朝。但,并非如此。

8月17日,TS戰隊就將明星隊員——拿下春季總決賽和世冠總決賽兩次FMVP的暖陽“掛牌”了。同時,由于戰隊運營狀況并不樂觀,所以整個戰隊的聯賽參賽席位也被掛牌出售。

豚首TS戰隊從發不出工資、瀕臨破產到KPL世冠賽總冠軍,從戰隊老板到教練到隊員都在堅持,但沒有改變的是,與其他豪門戰隊相比,豚首TS戰隊仍然是一個在破產邊緣的小俱樂部。

從奪冠到賣身,僅僅過了一天。而從冠軍戰隊掛牌出售到賣主出手,也只是短短一周時間。

8月24日,在騰訊電競年度發布會上,微博宣布已收購王者榮耀職業聯賽TS戰隊,并改名為WB.TS。

自此,TS的全體隊員從成都搬到了上?;?,享受著高規格的電競環境,待遇也水漲船高,窮小子被金主爸爸看上,得到的不止是物質上的提升,還有微博的自帶熱搜體制,可謂是一朝飛上枝頭變鳳凰。

不止是微博,互聯網新貴快手也跑步入場,與此同時,另一家KPL戰隊YTG電競俱樂部官方微博宣布,快手已完成收購YTG王者榮耀戰隊,正式進軍KPL職業聯賽。即日起,YTG電競俱樂部正式更名為KS.YTG電競俱樂部。

根據騰訊電競公布的數據,微博和快手的做法有跡可循。

據騰訊電競年度發布會上公布的數據,《王者榮耀》電競數據再創新高:2020KPL春季賽日均觀賽量環比提升超50%,2020王者世冠總決賽觀看量5.7億人次。

而對于微博而言,電競也已經成為年輕人時興的社交語言。公開資料顯示,微博生態內,KPL粉絲達4740萬;KPL超話閱讀量74.5億;王者榮耀超話閱讀量更是高達613.3億。前不久剛落幕的2020王者榮耀世冠總決賽,直播觀看量超過3000萬。

這些基本面有力支撐著微博加大力度投資電競,連其內部高層也透露出加碼電競領域的訊號。特別是在短視頻平臺搶占微博時長,且深度布局電競的當下,電競群體已成為微博實現自我突破的關鍵。

快手收購的YTG雖然是一只魚腩隊伍,但快手看中的不是成績,而是名額。

而由于KPL名額趨于飽和,且預選賽晉級渠道已于早先被關閉,通過收購戰隊或是購買名額的方式加入KPL也是行業公開的秘密。

而快手發布數據顯示,截至今年5月底,快手游戲直播月活用戶超過2.2億,游戲短視頻月活用戶突破3億。7月22日,快手大數據研究院發布的《2020快手內容生態半年報》顯示,快手游戲短視頻日活已經超過9000萬。

快手曾披露,2019《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直播中,在快手收看S9的總人數達到7400萬,戰隊FPX、IG、RNG也紛紛宣布入駐快手平臺。2020年初,快手又獲得了KPL賽事版權。

快手收購KPL戰隊從本質上是用戶時長的競爭,短視頻平臺和游戲直播平臺天然存在競爭的關系,快手要做的就是把這些喜愛游戲和直播的用戶留在自己的站內。

整體來看,視頻平臺收購戰隊還是能夠進一步去刺激用戶的黏性和時長的。最壞的情況是一旦得不到賽事的版權,至少也可以把這個戰隊在游戲里的一些用戶拉到快手來。

從京東、蘇寧通過收購拿到LPL入場券,到微博、快手跑步入場KPL,資本沖擊著電競行業的基本盤,沖擊著類似豚首這樣的小俱樂部,也拯救著這些小俱樂部。他們不用從零打造出一支冠軍戰隊,只需要出一個俱樂部無法拒絕的收購價,便能直接拿來。

對于電競選手來說,關注度變高了,待遇更好了,仍然繼續著自己的電競夢想。對于小俱樂部來說,錢賺到了,再也不用拖欠隊員工資了。對于資本來說,這只是一場不大不小的賭博,當牌局上的玩家越來越多,操作空間也會變大。做著電競夢的是選手,而真正玩游戲的,是資本。

盒飯財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