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家企業殺入,但為何說芯片不是一門好生意?
2020-10-10 10:46 芯片

萬家企業殺入,但為何說芯片不是一門好生意?

來源丨魔鐵的世界 作者丨魔鐵

今年芯片投資的熱情空前高漲。

10年前,國內半導體投資人聚會,只能坐滿一兩張桌子;現在,半導體公司路演時,坐在臺下的投資機構常常能達到100家。

在芯片投資爆熱之前,投資人的口頭禪是“資本寒冬”,這個詞在嘴唇邊已經停留好幾年了?,F在,“資本寒冬”已經被芯片投資熱炙烤得干干凈凈。

IT桔子發布的2020年第2季度投資報告數據顯示,芯片成為新經濟投融資的熱門領域,在一級市場投融資交易46起,交易總金額達到304.47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0倍,比第一季度增長65%。

反映到各地,就是幾乎每省都有芯片項目跑步入場。

《21世紀經濟報道》的調查表明,2020年前8個月,有9335家各色企業入局半導體,其中江蘇、浙江轉產半導體的企業數量分別達到了1262家和1230家。

問題是,想在芯片這口大鍋里搶飯吃的企業,有相當一部分是芯片設計制造的門外漢,有做建筑安裝、建材批發的企業,也有經營無紡布、塑膠業務的公司,甚至連醫療美容、健康管理、財稅顧問、跨境電商、保健養生等企業,也進場了。

近萬家企業殺入芯片行業,無疑都是想賺一把的,但實話實說,芯片絕不是一門好生意。

說芯片不是一門好生意,主要是它特別難做,因為利潤率實在是太低。

國內芯片封測龍頭企業長電科技的2020半年報顯示,上半年收入約為119.76億元人民幣,扣除補貼后的凈利潤約為3.67億元,凈利潤率為3.06%。

芯片封測處于價值鏈的底層,遠不如芯片制造,這塊蛋糕應該流淌著奶油和蜜吧?實際情況是,利潤率更低。

國內最大、最先進的晶圓制造廠是中芯國際,它扣除補貼后的凈利潤率是多少呢?是2.4%。要知道,銀行三年定期存款的利率還有2.75%呢。也就是說,同樣一筆錢,存銀行都比投資芯片制造劃算。

即使和傳統的、不那么高大上的行業相比,芯片的賺錢能力也微薄得讓人跌碎下巴。在東方財富統計的2019年上半年行業業績排行榜上,27個行業中,只有5個行業的凈利率低于3.06%。

換句話說,長電科技如果代表芯片封測行業,凈利率只能排在倒數第6,中芯國際代表芯片制造,位次還得往后挪挪,排在倒數第2,比超市、便利店等商貿零售業還低。

即使被我們看不上眼的,沒有什么技術含量的家電行業,凈利率也達到了7.56%,分別是芯片兩大龍頭長電科技和中芯國際的2.47倍和3.15倍。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操著高科技的心,賺著不如賣白菜的錢。

芯片不太好看的賺錢能力,最終造成了在它火爆之前,國內的投資人湊不夠3張桌子的冷清局面,畢竟賺不到什么錢,能有多少人愿意往你身上砸鈔票?

這也說明,目前芯片投資的火爆只是虛火而已。

對國內眾多爭相入局的企業來說,芯片生意難做,不僅僅是賺錢難,還因為這是一個寡頭壟斷的市場,對后入場者十分殘酷。

芯片在我國是一個朝陽產業,但在歐美,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夕陽產業。這就意味著,市場已經被寡頭企業瓜分完畢:

桌面CPU市場由英特爾把持,

移動CPU市場由ARM掌握,

DRAM內存市場被三星、海力士和美光三分天下,

閃存市場基本被三星、鎧俠劃江而治,

模擬芯片市場是德州儀器的后花園,

高端光刻機被阿斯麥壟斷,

晶圓代工由臺積電說了算。

后來者要從巨頭們構筑的銅墻鐵壁中撬開一條生存的縫隙,不僅需要技術創新,更需要商業模式創新。

這兩條路對上萬家入局芯片的企業來說,是那么可望而不可及,因此購買技術授權,

賺取微薄的加工利潤就成為必修課。

目前,已經投產的國產芯片大廠,生產技術絕大部分源自購買的國外技術授權,而且這筆錢不是小數目。

已經破產的德淮半導體,花了4.5億元購買安森美和意法半導體的技術授權,占初期投入資金的9.8%,最后連泡都沒冒一個。

更為重要的是,花錢能買到的,往往都是落后的技術,國際巨頭們早就規劃并挖好了安全壕溝,保證領先幾代的技術優勢。在芯片市場,落后一代只能喝湯,落后幾代,連聞味兒都要跑快一點。

這也是國產芯片只能賣白菜價,國際巨頭們卻可以賣出鉆石價的原因。

即使你咬牙挺過最初的煎熬,見風成長,有可能越過安全壕溝,威脅到國際巨頭的地位時,

國際巨頭將發動專利訴訟戰,把你絞殺在萌芽中。

福建晉華是晉華集成電路與中國臺灣聯華電子技術合作建設的項目,總規劃面積594畝,一期投資370億元,意在通過引入聯電的技術,填補中國DRAM存儲器的空白。

但成立兩年后,美光科技發動專利訴訟戰,福建晉華停擺,公司主頁信息更新停滯在2019年7月16日。

370億元的投資能否救活,現在還是未知數。

臺積電創始人張忠謀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坦言毫不畏懼大陸砸重金發展芯片業,因為他知道,大陸芯片企業要順利闖過技術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兩道坎,還需要相當長的時間。

當然,對這近萬家蜂擁入局的企業來說,吸引它們的不一定是解決卡脖子的情懷,而是趁芯片概念炙手可熱時圈錢、套取補貼,以及拉抬股價,因此老老實實做芯片賺的白菜錢,還真不一定入了他們的法眼。

國產芯片業要擺脫卡脖子的被動,技術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是繞不開的兩座大山,而翻越高山,注定要長期堅持堅守。

在沒有技術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打底的前提下,目前投融資雙方的狂熱舞蹈,注定了這場全民芯片大躍進的難以持續。武漢弘芯等項目的停擺,是否已經暗示了大浪淘沙即將到來?

魔鐵的世界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