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2歲,想做VC
2020-09-16 11:52 創投 VC 畢業求職

我,22歲,想做VC

文丨馮穎星

來源丨投中網(ID:China-Venture)

入行四年來,李承旭第一次感覺在實習生的簡歷面前被吊打。2天收到150份簡歷,一份一份篩選過去,心里發虛,“我當年是怎么找到工作的?”

康奈爾大學、倫敦政經、賓夕法尼亞大學……畢業于這些學校的學生簡歷像紙片一樣堆在他的郵箱里。用李承旭的話說,這些層次背景的學生謀求他們這家名氣不算大的投資機構實習生崗位之前也有,但從不像今年這么鋪天蓋地。除卻海歸名校,清北復交的簡歷也不勝枚舉,“根本無暇再顧及其他學歷背景的求職者了。”

李承旭是北京某中早期投資機構的投資副總裁。2016年畢業,雖然工作時間并不長,但憑借著老板賞識和所在賽道升級轉換的大機遇,倒也投出了幾個膾炙人口的項目。疫情前夕,恰好他所在的機構完成一筆新的募資,招兵買馬的工作頂著突如其來的疫情倒也緊鑼密鼓的開展起來,“總要把這些錢給投出去”。投資經理、分析師、實習生,均在其招聘的范圍之列。前兩個崗位尚且需要1~3年的相關行業經驗,而2020年的應屆畢業生,則成了投遞實習生崗位的主力軍。

將幾位候選人的名單遞交給合伙人,李承旭對投中網感慨道,“2020年,再想進這個行業的,真的是地獄模式啊”。

史上最難畢業季投資機構:“我們不招應屆生”

李承旭的體驗并非個例。知乎上,關于“如何進入VC/PE行業?”,“應屆生如何進入VC/PE行業?”的提問已有上百條。這些設問里涵蓋了不少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對這個行業的種種猜想——站在整個社會公司化運作的上游,出行頭等艙、五星級酒店、百萬年薪起跳、一個項目便可財務自由。

暫且不說這些臆想距離現實有多遠。一個需要直面的事實是,進入這個行業的通道并不寬敞。在投中網走訪的數十家投資機構中,除了早期VC,幾乎所有的投資階段靠后的機構都不會把應屆畢業生作為第一選擇,而PE的入門通道,只會比VC更嚴格。

而且這個窗口只對學霸開放,雪上加霜的是,2020年的應屆畢業生遠遠供大于求。

874萬的2020年全國普通高校應屆生創下歷年畢業人數之最,勞動力市場供給大大溢出。至于投資行業的另一大人才庫“海歸”,BOSS直聘發布的《2020海歸春招求職趨勢報告》顯示,海歸應屆生求職者同比增長72.9%,相關崗位規模卻較2019年回落19.5%。

需求側,盡管包括IDG、BAI、達晨財智、中科創星、青山資本、青松基金、云九資本、險峰長青等多家機構都沒有停止對人才的狩獵,但9成機構都不約而同對投中網表示,“我們不招應屆生”。少數對應屆生還抱有較大善意的機構,也多會要求對方以實習生身份進入,經過4~6個月、甚至更長的培育與試用之后,才能得到一張正式進入該機構的入場券。

星瀚資本創始合伙人楊歌告訴投中網,在他創辦的機構里,實習生與留用比例大約為10:1。真格基金的實習錄用比與之相似。

這兩家機構都已將實習生培育項目打造成創投圈里一張對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友好的招牌。真格基金在2020年新一期的實習生招募計劃發出之后,在很短時間內報名人數已經超過往年報名數的6倍。已經進行了17期實習生招募的楊歌感慨:“郵箱已經爆了,只能優中選優。”楊歌本碩均畢業于清華,在他收到的簡歷中,來自清華的學子已經過半。

“我一直持有的觀點是,學歷背景并不重要,但是現在,清北復交與藤校的學生已經挑不過來了”,李承旭對投中網表示。楊歌亦直言,“這個行業,永遠不會缺人。即便再聰明,也不會有投資機構爭搶。”

一腳跳入“名利場”

近幾年來,每到年底,社會各界都在大肆宣揚“30位30歲以下投資人榜單”,將市面上還在活躍的年輕人排資論輩,并引發一波又一波的朋友圈狂歡。

一面是整個行業似乎都洋溢著“成名要趁早”的氣息。另一面,又是九成以上機構都鮮少對應屆生敞開大門。“我們要的是將才”,中科創星HRD王姣告訴投中網,“中科創星希望找到能夠在航空航天、光電芯片等硬科技領域有很深造詣的人才,了解整個產業上下游的發展情況,并擁有一定的產業背景資源。”這些,剛走出校園的應屆生顯然很難滿足。

這樣的訴求與這個行業的盈利模式及工作性質直接相關。VC/PE行業強調對行業發展趨勢、技術更迭的深入理解,更適合有實際操作經驗的人來做判斷。甚至,有種稍顯狹隘的論斷說,“在VC/PE行業,早期項目看運氣,晚期項目看人脈,唯獨能力在里面意義很有限。”

云九資本的合伙人王京從自己碰到的一些年輕人身上發覺,這并不是一個適合年輕人過早進入的行業。在他眼里,投資圈是一個比娛樂圈更“浮華”的名利場。“這是年輕人最怕的東西。”也正是這個行業的特殊性,年紀輕輕的他們卻支配著千萬甚至上億的資金,年齡與經手的財富形成鮮明的反差。

“你都沒有經歷過一個大的經濟起伏周期,又能比同齡人優秀多少?每天看的都是大資金流動,實際操盤又有多少?如果沒有極大的自制力,這類年輕人對資本、創業、金錢乃至公眾,都缺乏足夠的認知和閱歷。”王京對投中網表示。

在王京的觀念里,投資是一件艱難且極其考驗耐力的工作。衡量一個優秀的投資人的唯二標準是:第一,你給LP實際上帶來了多少收益;第二,你給社會創造了多大價值。除此之外,“沒有落到實際收益上的估值增幅都是虛的。”

盡管如此,王京并不否認“年輕”也有其優越性:“白紙一張,正是能夠從頭學習和打基礎的好時候。資歷尚淺代表還未形成偏見,能力的上升空間可期。”

青松基金創始合伙人蘇蔚亦表達了同樣的觀點。作為業內為數不多的還在為應屆畢業生敞開懷抱并例行進行校招的投資機構。在蘇蔚的觀念里,能夠從校園里直接對接到自己機構的年輕人,可以在這張白紙上給予“青松派”的方法論,這樣一來能夠保證內部是用一套邏輯體系講話,“成熟的投資經理會提前把我要問的問題先去問好,這也是他在學習成長的過程。而且這套邏輯體系驗證下來,是可行的。同時,這也能保證青松的文化坦誠、直接、簡單。”

最聰明的行業

這個行業永遠不缺最聰明的大腦,甚至被稱為世界上最聰明的行業之一。在開放應屆生招聘的機構里,幾乎所有的用人方都會將候選人是否聰明擺在第一位,王京更愿意稱其為“靈氣”。

蘇蔚的標準非常硬性,“必須要具備國內外頂尖學府碩士及以上學歷”。如若一沓知名院校學生的簡歷擺在面前,蘇蔚會搭配青松在創新科技領域的投資,重點關注有理工科背景的人才,并希望候選人具備VC、FA、投行的相關實習經驗,或一線互聯網公司產品、研發崗位一年左右工作經驗。

這也幾乎是所有還在對年輕人敞開懷抱的投資機構的共性。王姣的用人實踐中,海內外頂級學府畢業的理工科博士,身上所具備的那種對于創新驅動科技的使命感與熱情常常令她感動。這樣足夠聰明又用心的年輕人非常吸引投資機構青睞。

除卻找尋理工科、金融背景、特定產業優勢的投前崗位人員之外,財務、法律等背景的年輕人拿到一張VC/PE行業支撐部門的入場券的幾率亦會更大。

巴菲特將自己的成功歸功于好奇心與閱讀。這也恰是楊歌最看好年輕人的地方,“22~35歲正是認知極度擴張的階段,這對投資而言至關重要。”為此,自打2014年開始,楊歌每年都會花大量精力在星瀚資本的實習生計劃之上,“這些曾經經過星瀚熏陶的實習生不斷在社會上開枝散葉,很長一段時間內,都能與星瀚資本產生聯動價值”。

接受投中網采訪之時,楊歌將蘇世民的新書《我的經驗與教訓》裝進背包正準備出差。在這本書里蘇世民強調,如果想成為一家優質的企業,就盡量雇傭10分的人才。在他的功能劃分上,8分的人是任務的執行者, 9分的人擅長執行和制定統一策略,但10分人才,無需發動指令、就能主動發現問題、設計解決方案,并將業務推向新的方向,只有10分人才能夠為企業帶來源源不斷的收益。

對于蘇世民的用人觀,楊歌并不能完全認同。在他看來,蘇世民的用人觀更適用于美國的市場,而對于中國用人單位,他更推崇劉強東的“鋼筋、鐵、廢鐵及鐵銹”這一理論,人才要站在忠誠度/契合度和水平兩個方面來看,忠誠度與能力水平的正相關值依次劃分為鋼筋、鐵、廢鐵和鐵銹四類,不同的類別對應在團隊中的位置,對于單有能力卻忠誠度為負的具備腐蝕性的鐵銹,要毫不猶豫的清退出局。于是,在楊歌的用人序列里,履約精神、長期眼光及協同能力,是其選人的三個重要標準。

而一直都堅持手把手帶實習生的王京則把他的三條主要篩選標準分為,靈氣、踏實和野心。

35歲魔咒

長期聚焦硬科技領域,并四處搜羅“大將人才”,王姣評判候選人的一個關鍵標準是,“是否能將投資當作最后一份工作來做。”對應風云變幻互聯網行業“35歲中年危機”的論調,王姣認為,這個行業的職業周期可以更久一些,甚至可以在其他領域頗有建樹之后,再來進入依然為時不晚。

王姣的論斷是基于中科創星的聚集領域,基于中科院等高校的加持,中科創星并不會去看模式創新類項目,故而對于希望吸納的“某一領域的塑造者”類型的候選人,中科創星甚至愿意用半年甚至更久一點的時間跟隨、磨合。

那么,對于年輕人來說,什么時間進入這個行業更合適呢?

楊歌說,“入行要趁早”,越早入行,精力管理與知識管理都更充沛,但前提是學歷是否能夠支持在行業內深挖。如果是本科生,就要盡早穿插完成學業深造。

清華碩士畢業后,楊歌開始了他的投資生涯。在此之前,他已經擁有了幾次創業經歷。于是,在他收到的簡歷里,如若應聘者在學生時代就有創業經歷,這總會令他更關注一點。“投資人和企業家本身是不分家的,投資人和創業者,這兩條路也沒有本質的差別。如果想要走投資這條路,還是要趁早,畢竟市場競爭太過激烈,35歲再轉型就已經晚了。”

但在王京的眼里,35歲,一個年輕人才是正“真正”進入投資行業大門的時間。手把手的教實習生打基礎,是因為投資行業還是要拼功力。“畢業后用5年的行業工作經驗,然后再從0開始,再用3~5年的時間,從分析師開始,到投資經理,再有個三五年的時間,你才能算‘真正’入行。然后才能說去貢獻自己。”

這塊蛋糕上留給應屆畢業生的份額越來越小,依然不乏年輕人依然對這個行業抱有執念。為此,王姣為剛走出校園的應屆生們規劃了兩條路:第一,從分析師來做,有機會扎扎實實做行研,與行業專家做交流,總有機會去入行;第二,采用曲線策略,用職業周期的5~8年,在產業中浸潤,然后再用專項優勢轉移到投資。此外,她提醒道,相較于VC,PE行業更具備可分析性,可能更能與剛走出校園的年輕人的優勢相結合。

此刻,坐在數百封頂著名校光環待審的簡歷之前,李承旭開始審視自己曾經投過的公司與前路漫漫,已經工作四年,由衷感嘆道,拿到入場券,遠不是這場畢業拉力賽的結束,因為“ending of the beginning...”

(經受訪者要求,文中李承旭為化名)

投中網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