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中公教育的焦灼
2020-09-16 11:43 中公教育

千億中公教育的焦灼

疫情沖擊下,就業問題更加嚴峻,這讓“鐵飯碗”系列的公務員、事業單位、國企等變得更加熱門

作者|劉曠  來源|劉曠(ID:liukuang110)

疫情沖擊下,就業問題更加嚴峻,這讓“鐵飯碗”系列的公務員、事業單位、國企等變得更加熱門。也讓“公考第一股”中公教育市值水漲船高,屢屢破新。7月15日,中公教育的市值飆升至2000億。

不過,看似順風順水的中公教育,在疫情里同樣難熬。

在上市之后凈利潤穩步提高的中公教育,也在疫情里折了戟。中公教育發布的最新半年報財報數據顯示,目前處于虧損狀態。而在后疫情時代,“公考第一股”中公教育還面臨著諸多問題。

戛然中止的高歌

在借殼上市之后,中公教育勢頭兇猛。

2019年2月21日,中公教育在深交所敲鐘,成功登陸A股市場,彼時中公教育的市值已經達到500多億元。資料顯示,中公教育在2019年內實現營收達到91.76億元,同比增長47.12%;凈利潤為18.05億元,同比增長56.52%。

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內,中公教育業績讓投資者滿意,其股價從當初重組價格的3.68元上漲至現在的33.63元/股,市值從500多億元飆升至2074億元。

不過一路高歌猛進的中公教育,在疫情的打擊之下,卻陷入了虧損。中公教育發布的2020年半年報數據顯示,中公教育實現營收為28.08億元,同比減少22.8%;凈利潤為-2.33億元,從盈轉虧,同比大幅減少147.27%。

對于虧損的原因,中公教育在財報中解釋為,“公務員省考聯考延后了近4個月,上半年其他招錄考試也有一定程度的延期;在協議班占比較高的情況下,考試延期使得本報告期的收入確認水平與實際經營情況發生了較大的背離。”

目前的“公考第一股”中公教育,營業收入主要是依靠公務員招錄培訓、事業單位招錄培訓以及教師資格招錄等培訓活動。在今年上半年里,中公教育的這些主要營收業務,大多出現收入下降的情況。當中,占中公教育營收重頭的公務員序列產品在上半年的收入為12.18億元,同比下降達40.90%。

中公教育在財報里表示,隨著考試的恢復以及為了緩解就業壓力,公務員、事業單位、國企等招錄擴張政策推出,有利于下半年中公教育逐步恢復實現業績的反彈。不過,盡管中公教育復蘇有望,但是在今年下半年,還有個更嚴峻的問題等著中公教育。

壓力主要是來自于中公教育和亞夏汽車的“對賭協議”。

在中公教育借殼亞夏汽車上市時,雙方簽訂《盈利預測補償協議》,承諾在完成資產重組之后,中公教育的2018年-2020年扣非后歸母凈利潤分別不少于9.3億元、13億元、16.5億元。二者的對賭協議一直為外界所關注,而在今年疫情影響下中公教育能不能如期完成對賭,成為謎題。

在2018年、2019年中公教育分別是實現凈利潤11.53億元、18.05億元,完成對賭協議。而在今年上半年,中公教育虧損2.33億元的情況下,2020年協議對業績要求更甚一步。

中公教育想要完成對賭協議,在下半年不僅要填滿上半年虧損,而且還要實現扣非之后不低于16.5億元的凈利潤,接下來的壓力可想而知。為了完成對賭協議,中公教育邁開了擴張的步伐,不過擴張路并沒有那么好走。

擴張路上的口碑難題

雖然中公教育目前陷入了虧損當中,但是無論是為了搶占市場,還是為了完成對賭協議,中公教育都不能停下自己的腳步。

中公教育發布的2020年半年報數據顯示,截止至今年上半年,中公教育的直營分部和學習中心達到1335家,覆蓋了31個省市,319個地市,和上一年末期相比增加20.92%;員工達41911名,和上年末期相比增加19.03%;授課教師為18036人,和上一年末期相比增加33.85%。

中公教育認為,逆勢擴張的策略是基于疫情可防可控的預期,而且符合公務員及事業單位等公共部門的中長期擴招趨勢。

然而中公教育的高速擴張,卻沒有預想的那么順利。

在高速擴張的過程中,中公教育迎來了退費難、產品涉及商業貸等問題,屢屢被媒體爆出。面對口碑問題,盡管中公教育有著“公考第一股”的名號,但是千里之堤毀于蟻穴,小小“螞蟻”不得不防。

賽道里強有力的競爭者

在公務員培訓考試領域里,中公教育可以說是佼佼者。不過,中公教育在這一領域里并不是高枕無憂的,當初和中公教育爭奪“公考培訓第一股”的華圖教育,不甘心居于人后。

據悉,屢次借殼上市失敗的華圖教育,在2019年,通過華圖投資(華圖教育持股100%公司)擬以7.5億元收購山鼎設計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持有的30%股權,緊接著4月21日,山鼎設計更名為華圖山鼎。盡管,目前資產重組還沒有完全啟動,但是資本市場普遍默認這只是時間問題,華圖教育借殼上市又進了一步。

除了,蠢蠢欲動的華圖教育之外,中公教育還面臨著其他競爭對手的壓力。

中公教育新開辟的賽道,涉及考研和醫療等領域的新業務板塊,而這部分業務在今年上半年表現活躍。中公教育表示,在“起飛行動”的策略下,其對新業務投入了更多的管理資源。在疫情里,新業務的表現樂觀,讓中公教育更加堅定對新業務的投入。

不過,中公教育新業務所涉及考研、醫療領域,想要在這些領域繼續發展,必將會觸碰到考研領域的老將新東方、文海教育等對手。

目前中公教育的市值達到2074億元,是教育領域里僅次于好未來450.55億美元的存在。不過現在上市之后,強如中公教育也難免業績的滑坡,而且隨著其體量的擴大,隨之而來的負面新聞也同樣成為壓在頭上的一把利刃。

面對重重壓力,中公教育能否越挫越勇,資本市場正在翹首以待……

劉曠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